「S10半决赛G2 vs DWG复盘」LCK 队伍时隔三年重回决赛

我们以为完胜GENG的G2凭借火热的状态有机会掀翻DWG,原来在DWG面前,这两队只不过是菜鸡互啄。G2进了半决赛,才有资格成为虐菜局里菜的一方。Caps的塞拉斯在GENG面前大杀四方,却被Showmaker打得对线期。除了DWG自己选出不可能赢的阵容的第二局外,G2在输掉的三局中甚至都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从对线到运营都有一种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甚至在最后一局,并非版本强势,也非DWG所擅长的女警速推体系都能打出如此夸张的效果。尽管LPL能保送决赛,但真想战胜DWG夺得最后的冠军,还是需要艰难的血战啊。

面对DWG的强劲实力,连以乐观著称的G2也显著地出现了心态问题,在后面的比赛中越发频繁地出现失误,在最后一局失误量多得夸张。希望我们LPL挺进决赛的队伍做好心理准备,不管面对怎样的苦战,一定要保持心态的稳定。TES也好SN也好,我们的硬实力总归是有实力取胜的。稳住心态,是正常发挥,比拼实力的基础。

第一轮BP,G2拿到完美的上中野(默认卢锡安是中单的话)。中上对线强势,能帮助莉莉娅赢下野区的争夺,堪称版本答案。

DWG第一轮ban位全给坦克上单,意图就是不给G2上路选能混住的英雄,一定要G2和自己来打正面,展现出极强的自信。第三手选下人马也很令人意外,相比之下男枪可能会是更常规的选择。但总之DWG还是选下了人马,要用LEC的绝活击败G2。

但第二轮BP,G2把卢锡安摇到了AD位。这招很出人意料,也没什么道理:卢锡安和洛的组合看起来很强势,但真正对线时,卢锡安被手短的缺点限制,很难真的找到把爆发灌出来的机会。而DWG选到烬+女坦的组合,兼具偷点压状态和爆发的能力,在容错和对线能力上不会比卢锡安+洛差。

G2在BP上另一个问题就是执意要用塞拉斯去counter卡牌。比起塞拉斯偷卡牌大跟卡牌一起支援,让卢锡安去中单,通过推线让卡牌无法支援,显然要更直接有效。

尽管下路组合选得不好,整体来看G2阵容的强度还是很高。虽然有all in 前期的压力,但前中期战斗力的优势还是显而易见的。DWG在中后期的团战则要强得多。

早在2级,鳄鱼就在换血中落于下风,甚至有被单杀的风险。为了保护鳄鱼的对线,莉莉娅不得不放弃反石头人的机会,去上路gank状态健康的船长。得到莉莉娅的信息后,人马安全刷完了第一轮野。

4分半时,G2的下路也出现了问题。在卢锡安空蓝,无法打出伤害的时间里,洛却突然先手W上前。DWG双人组的控制链完整地打在洛身上,打出线的下路就此陷入劣势。

前期最大的节奏,是6分钟为了争抢河蟹而引起的中野2v2,以及后续的支援团战。

塞拉斯抓住机会,先手卡牌。此时双方中单都是6级,打野都是5级。卡牌的大招不能带来直接的战斗力提升,但塞拉斯偷到人马大招则强得多。控住卡牌后,莉莉娅的爆发伤害也能集火在卡牌身上,G2的中野成功秒掉了卡牌。

1. 鳄鱼没来支援。这不来真的很奇怪,此时鳄鱼有双招,全技能,满状态,甚至是红怒。小地图的白框中也能看到,就在冲突点附近有G2的真眼,是鳄鱼完美的TP位置。尽管有这么多有利条件,鳄鱼还是没有TP下来,不知道他在考虑什么。

2. 女坦率先支援到场。在塞拉斯先手之前,女坦已经在河道了。塞拉斯先手时,她正在从河道回线的路上。因此打起来时,女坦的支援比洛和卢锡安快一些。

因此,在杀掉卡牌后,女坦的到场和船长的大招随即帮助人马杀掉莉莉娅。刚好到达6级,人马用R控住过墙的塞拉斯,配合烬将其击杀。人马又发挥高机动性的优势,再追死洛。

打完这波1换3后,DWG在打野和AD对位上建立了巨大的优势。人马的顺利发育大大提升了DWG的团战能力,烬赢得线权后女坦也得到解放,有充裕的空间游走,帮助人马牢牢掌控了野区的资源。

拿到优势后,DWG开始了莎士比亚式运营,只围绕小龙和先锋开战。G2处于劣势,要着急得多,主动出击寻找机会,但显得很强行很急躁,基本没有取得成果。

到了20分钟,为了守住第三条小龙,G2在落后5k经济的情况下选择背水一战。洛的先手开团脱节,没有起到任何价值;

很快G2再次主动入侵野区,给到DWG反打的机会,0换4后拿到大龙,最终带着巨大的领先轻松拿下第一场胜利。

1. 卡牌和青钢影一个都不ban,一个都不抢。这两个英雄在当前版本的OP地位和配合相性不必赘述,放给对方真的很离谱。

2. 面对青钢影和卡牌,选用剑姬。剑姬确实是counter青钢影的,Nuguri也确实打出了这个counter效果。但是压爆了又怎么样呢?即使青钢影发育落后一大截,团战中的作用还是比剑姬大得多。在这个强调小龙和先锋争夺的版本里,单带体系是不可能完全避免团战的。另外,在中后期剑姬的单带也要承担着被卡牌抓单的巨大风险。

本局G2的表现相当好,前期女坦的精彩操作帮助下路打出优势,又在6分钟灵性游走到上路抓死剑姬,破坏了剑姬对青钢影的压制节奏。中期G2也发挥强先手能力的优势,多次开团成功取得优势,并利用这些优势一直控到了小龙,彻底地让剑姬的分带失去威胁。

但是,即使G2前中期的处理再差一些,DWG凭这个阵容还是不可能赢,分带体系就是这个版本的错误答案。最多也就是G2前期丢两条龙,到了后期正面团,剑姬的低作用还是会让DWG输掉比赛。

面对DWG的辛德拉,G2在第三手就早早亮出阿卡丽来counter。但是DWG选下一手璐璐,极大地限制了阿卡丽对DWG后排的威胁。

整体来看,G2的阵容前后排有些割裂,塞恩,潘森和阿卡丽需要进场,但烬和千珏很难跟进。而DWG则是围绕3C展开保护的保排体系。

首先,这波扛塔本身是有失误的。潘森抗完塔后只剩丝血,反向逃跑必然被兵线打死,不如留在塔下替烬多抗一下。潘森抱着侥幸心理走出塔的攻击范围,反而导致两人都被塔打死。

拿到双杀后,艾希重新掌握线权,DWG因此能控小龙,女坦也得到空间去游走,帮助男枪一起掌控后续的资源。同时男枪在千珏呆在下路的时间里反掉G2的上半野区,以此为起点,滚起了打野对位的雪球。DWG很快就进入了他们最擅长的运营模式。

由于男枪的入侵,千珏的刷野节奏乱成一团。再加上Jankos对野核打法的掌握确实不够好,也没能做到刷野路线的重新规划,眼看就要被男枪拉开差距。因此,明明选到千珏,Jankos还是回到之前之前他习惯的,打野为线上服务的打法,不断靠近线上寻找机会。

10分半时,千珏来下路寻找越塔的机会,但随着辛德拉及时支援,G2无功而返,甚至潘森还被反杀。G2这样的决策就是没有节奏硬找节奏,观察小地图,千珏自己的下半野区已经无野可刷,除了来下路找机会,千珏无事可做。当打野只有一种选择时,对方自然也很容易预判到他的行踪。

而掌握主动权的男枪,可以选择去上路尝试杀塞恩。即使杀不掉,他也能入侵G2的上半区野怪,永远比千珏发育快一步。

G2破局的箭头——阿卡丽,也始终找不到打破僵局的机会。边线劣势,视野被动,自己的中路还一直被推线,阿卡丽找不到抓人的机会。到了中后期璐璐参团,阿卡丽的伤害又不足以击杀DWG的后排中的任何一人。

18分钟的小龙团就是鲜明的体现:阿卡丽找到绝佳的绕后位置,但进场后根本打不出伤害。当DWG的输出击溃G2时,DWG的后排还是全员保持健康状态。

随着对线在进攻端无计可施,阿卡丽根本没办法进场,G2全员找不到开团的方法,只能看着DWG予取予求。

面对DWG,下路的对线尤其不能输。一旦让DWG的下路赢得线权,Beryl就能得到解放,去帮助Canyon扩大优势,掌控资源,把打野对位的优势扩散到全局。野辅的联动,是DWG运营节奏里重要的一环。

DWG三路对线的阵容需要较长的发育期。强势期虽有差别,但整体来看阵容强度是比较接近的。但是,本局比赛的胜负和阵容关系不大,G2早早在对线端,让DWG能打出本局光速碾压局。

拿到优势后卡牌去上路越塔抓死奥恩,千珏轻松拿到一个又一个印记,6分半控小龙,再杀掉迷路的泰坦。G2又选择强行争先锋,把赤裸的下路一塔送给女警白推。到10分钟,DWG的经济领先已经来到5k。G2整局被打得失了智,让这场碾压局没有太大的复盘意义。你能看到的,只是DWG拿到一切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已。

千珏利用大招,保护第二条先锋一路撞破G2的门牙塔。仅仅在19分钟,DWG就攻破G2的基地,以3:1挺进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