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奥尼事件和蜗牛事件

安东尼奥尼事件和蜗牛事件

安东尼奥尼事件和蜗牛事件

最近在找安东尼奥尼的电影知道他1972年拍了个记录片《中国》1972的中国可以想见当时中国会有什么反应然后在百度上看见这个有谁可…

最近在找安东尼奥尼的电影 知道他1972年拍了个记录片《中国》 1972的中国 可以想见当时中国会有什么反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文革时期的中国电影留给人们的记忆有很多空白,除几部样板戏和革命电影外,几乎就是线年,享誉世界的意大利电影大师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Michelanglo Antonioni)曾受中国政府之邀,拍摄了一部长达3小时40分钟的大型纪录片《中国》,纪录下许多当时中国的真实影像。这部电影拍摄前后的风波,是真正意义上文化的碰撞,是当时极左思潮和西方现代思想观念的冲突。

在中意重新建交后的1971年7月20日,意大利国家电视台向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发出公函,希望在中国拍摄一部纪录片,并委托安东尼奥尼担任导演。1972年,安东尼奥尼在中国政府的邀请下到了中国,他自称是“一个带着摄影机的旅行者”,想要拍一部不带任何教育意义的纪录片。他的摄影机犹如他的眼睛一样真实地记录下中国。安东尼奥尼虽然是政府请来的客人,但是和那个时代所有到中国的外国人一样,他的行动仍然受着极大的限制:关于他可以经过和不可以经过的路线。他们一行人曾经在房间里和中国官员讨论了整整三天,最终他唯一可以选择的方案是“妥协”,放弃原先从意大利带来的长达近半年的计划,在短短22天之内匆匆赶拍。

中国观众一眼便可以看出什么是安排给外国人看的内容:那些学校、工厂、幼儿园、包括公园,人们整齐有序地做操、跑步、工作,脸上洋溢着幸福、自信的笑容,儿童们天真烂漫,歌声清脆嘹亮。纺织厂的女工们甚至在下班之后还不愿离去,她们自觉地在工厂院子里围成小组,学习毛主席语录,讨论当前形势。当然,摄影机这个东西有它神奇的一面,镜头有自己的逻辑和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于是影片中不时出现这样的“裂缝”:一些未经安排的东西,它们自己从某个角度不经意地冒了出来。在河南林县的某天,安东尼奥尼他们发现一群人行动举止异常,于是他们举起机器跟了过去,结果来到一个自发的集贸市场,人们带着自产的粮食、家禽和自制的食品,在那里做起了买卖,这在当时几乎是违法的。这个小小的市场有点紊乱,货物参差不齐,人们脸上流露着明显的不安,这些与另一组镜头中(当然是安排好的)北京某大商场的琳琅满目、肉类和各种时鲜蔬菜堆成小山的盛况,恰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部被贝尔托鲁齐认为是“真正描绘中国城乡诗篇”的纪录片《中国》,使得安东尼奥尼在当时的中国遭到未曾预料的批判。然而对于一部电影发起如此持久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vxingshangpin.com/,安东尼32分大规模的、全国性的批判运动的情况,却只有在当时的中国才能看到。1974年1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的评论员文章。至此,对于安东尼奥尼的批判就如暴风骤雨般而来,批判活动持续了将近一年时间,仅2月和3月间发表的部分文章就结集了一本200页的书,名为《中国人民不可侮———批判安东尼奥尼的影片〈中国〉文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4年6月版),作者来自“全国各条战线”。对于中国人民在“文革”中取得的伟大成就不屑一顾,而是偏重于捕捉日常生活场景,这可以说是当时中国人批判安东尼奥尼影片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一系列批判文章中就提到“安东尼奥尼要拍什么‘偏远的农村’、‘荒凉的沙漠’、‘孩子的出生’、‘人的死亡’等等的计划”,“在镜头的取舍和处理方面,凡是好的、新的、进步的场面,他一律不拍或少拍,或者当时做样子拍了一些,最后又把它剪掉;而差的、落后的场面,他就抓住不放,大拍特拍。”等等诸如此类。

1964年安东尼奥尼曾凭借《红色沙漠》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一举斩获“金狮奖”,那年他52岁。然而时隔10年,在1974年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安东尼奥尼却在获得荣誉的地方遭遇了痛苦。作为威尼斯双年展活动计划的一部分,《中国》安排在威尼斯最好的凤凰剧院上映,但消息传出后,由于各方的压力,最后更换了另外一家影院。影片放映之前,正要进影院时安东尼奥尼被突如其来的一大群观众包围了,这些人是亲华的意大利激进分子,面对这些人的抗议和指责,安东尼奥尼有口难辩,他不仅不被中国人接受,而且在自己的国家也受到攻击,并被指责“背叛了中国”。

1972年,国务院批准从国外引进一条彩色电视机生产线,引进的直接原因现在想起来也很可笑,并不是为了使中国的彩电行业尽快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更重要的是为了“更逼真地反映领导同志的光辉形象”。 于是,我们考察团1972年底先赴日本考察五十多天,一考察才恍然大悟,现在还谈不上电视机生产线,还差的远着呢!要彩电先得要显像管,仅生产显像管就需要玻璃壳、荧光粉、安东尼32分荫罩、石墨乳和总装等好几条生产线。当时在日本要四家才能把这个显像管弄齐,怎么办呢? 回国后,我们了解到美国有一家叫RCA的厂家这四种技术都有,于是又写报告,由外贸部向RCA寻价。对方报价很快,一亿三千万美金,谈判结果降到七千三百万。1973年11月23日我们这十二人又组团到美国实地考察,参观完RCA,考虑到各国的玻壳技术都来自于康宁(KANNIG)公司,于是又到康宁公司进行考察对比之后我们就准备返国了。在机场,我们登上了回国的飞机。这时一位康宁公司的雇员扛着一个箱子跑了上来,从箱中取出一个个包装得很好看的硬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送给我们的礼品,每人一个玻璃蜗牛。当时谁也没有多想什么,很高兴很礼貌地接受下来。 此时,正赶上快过春节了。部领导汇报后,决定抓紧总结,研究到底从哪个公司引进哪项技术。但谁也没有想到…… 1974年2月10日,春节放假的最后一天,下午3点,突然有三辆“大红旗”驶进了四机部机关大院,钻出来的竟是!她下车就点名要见我们部设计院政治处宣传科的一个干事。为什么要见他呢?原来我们回国后他给写了一封信,说代表团在美考察时,康宁公司为了讽刺挖苦中国的“爬行主义”,送给代表团每人一个蜗牛。下车便大放厥词,说这是美帝国主义向我们挑衅,竟敢污蔑我们是爬行主义。骂了一通后又发指示,要外交部向美国驻华联络处发照会提抗议,把蜗牛送回去,对美帝国主义的挑衅我们要坚决回击! 那时全国正在批判意大利的电影导演安东尼奥尼,说他丑化中国的,这件事一出来,正好火上浇油! 四机部也发了简报,通报全国。有指示啊,全国都要查,这几年各部委、各省市、举国上下各个单位都收到什么礼品了?有没有类似蜗牛一样污蔑中国的东西?像有的单位就查出了黄牛和乌龟,乌龟是日本人送的,日本人认为是长寿,中国可不这样认为;黄牛也是一样,老牛拉破车呀! 外交部还受命查美国送蜗牛有什么讲究。调查反馈回来:美国人没有任何讽刺挖苦中国的意思,目的只是想讨好中国人,希望中国买他们的技术,蜗牛只是圣诞节的一种传统礼品,没有快呀慢呀的概念,还有外国专家称,蜗牛代表吉祥,美国还有歌颂蜗牛的诗歌。因为当时“”很猖獗,所以电报一回来并没有完全向下传达,只是决定事情不再扩散了,对代表团成员不做任何处理。 但是,引进彩管生产线年,“”倒台了,有关部门才重新打报告,国务院批准后重新去日本考察、谈判。到1979年9月才最后与日方签订合同,四条生产线约花了一亿六千多万美金。 “蜗牛事件”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多花了近九千万美元,也就是白白把七亿元人民币送了人;另一点是引进生产线整整晚了五年时间。